A short recap of the Inside Education and Society podcast

It’s been roughly over half a year since I started my own podcast show. There’s quite a lot that I’ve encountered through this project, so I decided to write something about it at this point.

Why I started and what the show is about?

At the end of last year, I started a podcast show called “Inside education and society”. The idea came from my education philosophy which believes that education is fundamental to our society and that they are strongly connected.

I’d love to share this perspective with people who also care about our would. As the project grew little by little, it also became a way to enrich my portfolio as an independent worker.

In the show, I talked to my guests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about their thoughts on this topic. By doing so, I hope to make the audience think differently and more diverse when it comes to education and society issues.

On the other hand, since my guests are from different countries and live in different cultures, the podcast also aims for bringing diversity to listeners.

How do I run the show?

The process of producing episodes is relatively simple compared to other shows. So far I’ve been inviting people around me in related fields as guests since it’s not so easy to have famous experts on the show at the beginning stage. I talk to them and see if there’s anything they’re working on or thoughts and experiences they have that suit the topic of the show.

After that, I’ll do my own research on these ideas to make out the interview outlines. Thanks to the nice and thoughtful guests that I’ve had, I’ve been able to manage this part quite effortlessly.

Of course, I have to edit the conversations to make them sound more smooth in the end and publish them to make more people know about them.

The difficulties

During the journey, I’ve encountered quite a lot of difficulties, especially as a podcast rookie.

First of all, my English sucks. It’s good enough in daily conversation but when it comes to formal interviews, I’m often not able to construct accurate sentences. This brings me more problems since I’m not doing the recording face-to-face, so it takes more time to edit.

Second, it’s difficult to find guests in related fields constantly. I mentioned that I’ve been looking for people around me most of the time, but that’s just not enough. Luckily, through the network of my guests, I’ve been able to reach out to more second or third-layer people.

Lastly, promotion is always considered an important work for podcasters. I’m not so-called a marketing expert but I tried some typical methods of spreading out my content. Especially for this kind of tough, solid topic, it’s even more difficult to reach the target audience.

The gains

Despite all the difficulties, I still learn a lot. Within the process, I got the opportunity to know various topics that I’ve never thought of digging deeper into.

Not only did I learnt about them, but I got to learn from the amazing thoughts and ideas of my guests. Through this experience, I believe that I myself start to think differently and more diverse, which is exactly what I wanted to achieve with the show.

Besides all these, I also appreciate all the people I’ve got to know, either my guests, people working with me (I’d like to take this chance here shouting out to Harry), and those potential guests who I’ve contacted but did not make out.

All of these make not only my podcast more attractive, but also make me a better person. I’ll definitely absorb these experiences and make them the nutrient of my future work.

What’s next?

So what am I planning next steps? For sure I’m going to keep running this show and try to produce more and more high-quality content. What can be expected is that I’ll try to invite more people with stronger professions and experiences in related fields, and share their works, ideas with my listeners.

Second, I’ll be putting a lot of effort into improving my interviewing skills. I’ve been told by some of my audience that they really liked the questions I asked the guests about. But sometimes I sound too “flat” and it doesn’t make people feel like keep listening. So it’s something that I’ll be working on.

Last but not least, is to promote the show further. No matter how great the content is, it’s nothing if there’s no listener. Although there’s a lot of know-how that I’m not familiar with, I’ll try still try my best and take it as a great learning opportunity.

Conclusion

I truly appreciate living in such a digital era that empowers people to access information and other people around the world. It makes me able to produce this podcast and have more people know about it. I’ll keep doing so.

If you find my show interested valuable, I now invite you to share it with people around you who might also be interested.

Also, please leave a comment or contact me at thesonarpodcast@gamil.com if you have any suggestions or guests recommendation.

You can find the Inside Education and Society podcast on the mainstream platform. I’ll provide the links below. See you guys on the show

The “Inside Education and Society” Podcast

從《受壓迫者教育學》看臺灣教育困境(二):提問式教育的實踐

本文同步發表於:


Photo by bantersnaps on Unsplash

囤積式教育與提問式教育

在《受壓迫者教育學》中,Freire 在第二章中談到了「囤積式 (Banking) 教育」與「提問式教育」的概念與比較。所謂的囤積式教育,是從傳統講述型教學延伸出來的,在這樣的教育模式中,教師和學生的關係是上對下的,並且由教師來決定課堂中的學習內容、目標、進行方式。

相對於囤積式教育,Freire 認為受壓迫者教育學應該實踐的,是所謂提問式的教育。在提問式的教育場域中,師生間的權力不對等關係被打破,雙方透過平等的對話、溝通,一同建立起學習內容與方向。

在囤積式的教學下,由於內容是教師所決定的,因此,壓迫者將盡可能地將能夠鞏固自身壓迫地位的內容「存放 (Deposit)」至學生身上。在這種情況,學習是反動的,學生被填鴨以既有的知識、價值,而喪失思考的機會,更遑論批判能力,而成為鞏固壓迫架構的工具。

在提問式的教學中,首先要處理的是教師與學生間的矛盾關係,只要在教學過程中仍舊包含以「權威」為基礎的論證行為,例如教師仍舊預設既定的學習目標,便不算真正的提問式教學。

另外,提問只是形式的一種,真正的核心概念在於教師與學生以平等的角色進行對話,而教師在教導的過程中同時也在學習、學生在學習的過程中也在教導,而「身為學生的教師 (teacher-student)」與「身為教師的學生 (student-teacher)」概念油然而生。反過來說,教師也並非不能提出既有的知識,而只是不能以權威的角色強迫學生接受。

個人經驗的實踐

我初次讀到《受壓迫者教育學》,是在杜賓根大學選修批判教育學的時候,這本書作為該堂課主要教材。當時,Wortmann 教授為了實踐其概念,便在整學期的課堂中拋棄囤積式教育的模式。(事實上,教授也開宗明義地說光是他「決定」這麼做,便已不算完全的受壓迫者教育學。)

每次課堂開始前,所有參與者陸續到達教室便圍著桌子坐成一圈,教授可能坐在任何一個位子,而他不會做出任何示意或指令告訴大家要開始討論,而是等待大家自發地針對該週文本拋出想法或問題。

對於這樣的課程進行方式之描述,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話是教授認說:「我認為這樣的課堂的最理想的情境,是沒有任何人意識到我作為教授的這個身份。」然而,儘管他極度弱化自己的角色,但當討論狀況很不理想的時候,他還是得跳進來引導。

另外,其教授的身份不管如何就是擺在那邊,其他人很難完全忽視,就算看似對等地拋出自己的看法或意見,也還是常常向教授確認自己的理解是否正確。不過我認為,由於我們就是習慣既有的教學模式,因此在轉變的過程中有這樣的狀況都是很合理的。

這樣的經驗對我有很大的啟發,受壓迫者教育學的概念也很大程度形塑了我的教育理念,因此我也盡可能地在各式教育場域中試圖實踐。過去在一些對老師的研習場合中,情況允許時我喜歡大量使用提問、討論的方式進行。

雖然常常會開玩笑說,是因為懶得準備講述的內容和簡報,但實際操作過就會知道,討論課準備起來一點都不會講述課輕鬆。面對各種可能發生的狀況,都要能準備好應對方式,因此對內容的掌握度也要更高。

相對起來,講述法不會有太多的突發狀況要反應,一切都在掌握之內,對講師來說輕鬆許多。不過實際操作過後就會發現,以老師們作為對等的主體所一同創造出來的研習氛圍和成果,其效果是更強而且更深刻的。

從教育中實踐提問式教學開始,將能夠重新形塑臺灣社會樣貌

在臺灣一般學校課堂中,囤積式教育是很常見到的,除了這是大家習以為常的教學模式,還要考量到台灣社會文化在過去數十年的發展,本來就已充斥著大量的權力不對等情境,在社會與教育場域的交互影響下,必定體現在教學環境中。

不過反過來說,若我們從教育開始實踐受壓迫者教育學,當孩子從小開始習慣這樣平等的對話、思考模式,在未來離開學校後,便能夠帶著這樣的教育成果,一同重新形塑社會。

不過具體要怎麼實踐,我認為有幾個可以嘗試的方向。首先,在心態上,教師和學生必須盡量拋下原先對各自角色的想像,學生不必是被動接受學習內容、挑戰教師就如同和其他同儕間的討論一般自然,同理,教師也不一定是知識的權威。剛開始一定會不適應,不過長久下來不斷互相提醒自然可以度過。

我們不用試圖一蹴可幾,可以從小範圍的課程開始嘗試起,例如某堂課、某單元、甚至單一知識點。除了師生可以慢慢適應這樣的教學方式以外,也可以從中探討可以改善的地方,後續擴大操作便不至於有難以抹滅的傷害。

要記得,在提問式教學中,教師同時也是學習者,學生同時也是教師,當我們從這樣的角度去思考,就不用去擔心教學的成效不好。因為當課堂是教師和學生一同以對等的身份建立的,每個參與者都能驅動課堂往自己認為理想的方向邁進。

議題倡議工作也是實踐提問式教育的重要情境

最後,想簡單延伸出另一個議題,我認為社會中有另一個情境,也很貼近上文所述的教育場域,那就是近年越來越常見且多元的議題倡議。在做倡議或推廣的過程中,與教學一般,倡議者或推廣者同樣是在試圖將自己認同的知識或價值傳遞給大眾,並讓其接受。

在進行這樣的工作時,若是倡議者以囤積式教育進行,僅僅將議題以講述的方式傳遞出來,而非與大眾進行溝通,是很難有真正且長久的成效的。作為受倡議者的大部分民眾,各自都有其關心、在乎的點,倡議者透過提問、對話的方式進行倡議工作,可以更真切地與大眾一同建構議題。


延伸閱讀

從《受壓迫者教育學》看臺灣教育困境(一):臺灣教育環境中的壓迫結構

從藍佩嘉《拚教養-全球化、親職焦慮與不平等童年》,剖析自身成長經驗

本文同步發表於:


藍佩嘉教授《拚教養》一書,雖然取名如此,但實際上完全不是一本教養書,而是真切的社會觀察研究結果。我們永遠可以找到很多很有道理的教養模式,並且搭配其成功的案例,坊間成堆的教養書籍正是最好的例子。而此書在描繪的,其實是從社會學的角度探討不同型態家庭中的家長,在經濟條件、自身成長經歷等背景不同的情況下,是如何建立下一代的教養環境。

有別於過去聯考時代「唯有讀書高」的主流風氣,各個階級都期望靠著升學體制促成向上流動,歷經數代教改台灣的教育制度已呈現截然不同的樣貌。從「背多分」的知識導向填鴨式教育,走向強調「素養」的開放式教學,而無論是學校型態或升學體制,也出現越來越多元的模式。

於此同時,面對與過去成長經歷截然不同的環境,這一代的家長在規劃孩子的成長道路,便產生了他們的焦慮與課題。有資源的家長四處尋覓各種管道,希望讓孩子在名為「多元入學」的軍備競賽中脫穎而出,同時也不希望帶給孩子痛苦的童年。而勞動階級的家長在缺乏相關知識的情況下,將希望寄託在學校中,並在維持生活與提供孩子更好的成長環境中掙扎。

此外,藍佩嘉教授的研究往往帶入全球化趨勢的背景,這點體現在 21 世紀以來的教養思維轉變,從過去流行讓孩子接受額外的美語學習,到現在 108 課綱已將「國際理解」納入核心素養。這時只會語言已經不夠了,還得了解不同的文化才行,否則可能在未來失去競爭力,而這也讓家長在建立教養模式時更多擔憂。

我認為本書的副標題「全球化、親職焦慮與不平等童年」下得非常到位,透過簡單三個關鍵字,不只將此研究的核心概念描繪出來,更帶了點相互牽連影響的意味。

經濟與文化資本所帶來的巨大教養差異

書中出現的家庭型態,首先可依照經濟條件,先分為中產階級以及勞動階級。在全球化的浪潮下,中產階級家庭普遍認為讓孩子接觸各式特別是國際文化是重要的,而其中又包含經濟、文化資本更高一籌的家庭,投入大量資源盡可能讓孩子用各種方式接觸國際文化,像是出國留學、就讀國際學校等。

而在中產家庭中最常見的,應該是都會區公立學校中大部分的孩子,這些家庭通常因為經濟能力並沒有雄厚到能夠讓孩子透過直接管道接觸國際文化,因此透過如補習班、書籍等教養資源,盡可能讓孩子能夠「多元發展」。此外,還有另外一部分的家庭,則是透過新型態的實驗教育模式,試圖提供孩子不同的成長經歷。

在這些中產階級的家長們身上,我們會觀察到在時代的演變下,他們特別強調希望帶給孩子不同於上一代的成長環境,這一部份來自於社會觀念的轉變,而也有很大的關鍵是家長自身的成長經歷。

在過去普遍威嚴式、填鴨式的教養環境成長下的他們,不希望讓孩子再次經歷自己的過去,而他們的經濟、文化資本則成為最好的工具。然而,家長不曾經歷此種成長模式的家長,也往往遇到所謂「教養矛盾」,希望提供孩子開放、多元、尊重的成長環境的同時,回過頭來卻發現自己似乎再次落入傳統教養思維,只是用不同的方式呈現出來,因此陷入焦慮。

至於勞動階級的家庭,無論在經濟能力或文化資本都處於社會較弱勢,不只分布在大部分人直覺會想到的「偏鄉地區」,更有許多位於城市邊緣的區域,這些孩子就讀的學校通常對應到教育部認定的「偏遠學校」與「非山非市學校」。

這類家庭的家長,部分同樣有認知到社會環境的變遷,也試圖提供孩子不同於過去的教養模式,期待階級流動的發生,但往往受限於經濟能力,要嘛心有餘而力不從,要嘛為此犧牲生活品質。另外,也有部分家長因為相關知識較缺乏,生活環境中也沒有太多接觸管道,儘管希望帶給孩子「好」的成長資源,卻苦無著力點。

降低親職焦慮,是教育工作者應該投入更多心力之處

無論是在書中論述,或者描寫到和研究對象的對話時,作者常常提起「教養沒有好壞的分別,只是在不同的環境、背景,產生不同的教養方式」。雖然說本來就很清楚這個道理,但隨著讀這本書的過程,越來越能體會這件事,事實上,從這個角度來看,前述的摘要或許都還顯得太以偏概全。

我們在討論社會議題時,往往只看到自己身邊的世界,當實務上需要去規劃方法的時候,就很容易忽略那些潛在的問題,到頭來白忙一場還弄得大家都不愉快。

以教育圈來說,時常可以看到教育局規劃了一套政策,希望學校們能夠推動,但往往因為沒有考量到不同教學現場實際的狀況,造成政策窒礙難行甚至第一線教師、家長反彈的狀況發生。

在《拚》書中可以看到,親職焦慮的存在是非常真實而且普遍,他以不同的樣貌在各式各樣的家長身上呈現。我過去幾年在許多社交平台的家長社群中觀察,每天都可以看到許多家長針對各種教育新聞、經歷做提問、交流,而其他的家長們則會根據自己所知或經驗提供資訊。

在網路時代下,家長們面對比過去更多的資訊來源,多了更多篩選、思考什麼適合自己孩子的課題。而在另外一面,尚未適應網路趨勢的家長則處於資訊落差的弱勢方,想尋求方法但管道硬是比別人少。

我認為,無論是教育工作者在做議題倡議,或是局處在做政策規劃、推動時,都應該投入更多心力於減少這類的親職焦慮上。一方面能夠減少家長們的無所適從感,更重要的是,透過更多的溝通、交流,也有助於我們看到更多不同樣貌的家庭,進而完善政策內容或論述方式。

從書中概念反思自身成長經驗

在讀完這本書後,我希望可以實踐看看這樣的研究方法,所以我直接找了自己的父母透過訪談的方式,試圖勾勒出自己成長過程中經歷的教養模式。畢竟作為教育工作者嘛,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長成現在這個樣子的,也說不太過去。

當然,訪談過程中我盡可能抽離關係,以對等的訪談者/受訪者角色進行對話,而內容則是以書中提到的幾個影響教養模式的為主軸:

  • 在開始扶養孩子後,如何設定教養方向或方式,以及是透過哪些管道、模式取得資訊?
  • 你們過去的成長經歷有哪些部分影響了後來對自己孩子的教養方式?
  • 過去家庭中的經濟環境如何影響教養模式與提供孩子的教育資源?
  • 有關學校以外的學習資源,是用什麼方式尋找、評估、決定的?
  • 與身邊家長社群、以及學校老師之間的互動關係。

在書中結論環節,作者將教養風格透過家長資本總和以及教養方向劃分為四象限,儘管特別強調大多數家長通常在座標軸中混用不同的模式,沒有辦法完全精準定位,但這還是能夠幫助我們理解地更清楚。

圖片來源:藍佩嘉《拚教養》

在訪談開始前,我原先猜測自己經歷的教養模式大約會位於中間偏第四象限 (X 軸 +20%, Y 軸 -30%) 的位置。這是由於父母的職業依照常見的階級劃分,屬於偏向勞力生產屬性,且過去皆非屬於高學歷族群。另外,在求學過程中,自身仍舊獲得不少額外的學習資源,如閱讀習慣的培養與才藝等。

經過梳理後,我將這個位置調整到中間偏左 (X 軸 -25%, Y 軸 0) 的位置。在父母資本總和的部分,儘管經濟條件並非十分充足,但仍舊可以在維持生活狀況的前提下,盡可能提供孩子成長資源。另外,也透過書籍、網路等管道,獲取相關教養資訊,並篩選合適的部分參考。

至於學習資源的部分,除了閱讀習慣以外,大多都是以「嘗試」的概念讓孩子接觸,當發現不排斥且有一定興趣,才繼續發展。這些資源往往也非特別積極尋找而來,而是從周遭家長、教師等角色被動得知。

當然,這個訪談的用意並非錨定座標位置,而是希望透過實踐看到不同於《拚》一書中提到的教養樣貌。舉例來說,有關父母自身的成長經歷如何影響了自己的教養方式,除了極少數的情境,我的受訪者並不像書中大多數的研究對象有明顯的影響。

而這便反應在「教養矛盾」的存在上,由於並沒有刻意做出與上一代不同的教養差異(儘管呈現出來如此),自然不容易在過程中遇到這方面的矛盾與焦慮。

基於這樣的觀察,我對於未來整體社會的教養矛盾減少感到樂觀,隨著時代繼續演變,每一代將會接觸到更多元的教養方法,且能從中找到合適與不合適的部分,而非概括式地全盤否定,這有助家長們慢慢從上一代教養模式脫離。

在訪談過程中,我也意識到全球化的影子沒有消失,在談及與其他家長的互動以及觀察時,受訪者數次以「亞洲父母」一詞勾勒多數家長的樣貌,並在某些情況下試圖做出教養模式的區別。

有關這個部分,我則認為家長在面對不同文化中的教養模式時,應該抱持謹慎的態度。臺灣過去常見的教養模式固然有其弊病,歐美的風格也必定有值得我們借鏡之處,所以我們可以用文化或地區來描述特定樣貌,但在選擇的時候必須連同整個社會文化與環境一同考量,而非照單全收。

讀藍偉瑩《教學力:深化素養學習的關鍵》

第一次接觸到藍偉瑩老師,是在 2018 年親子天下的教育創新論壇,當時才剛開始現在這份工作。回想起來當下並沒有太大的想法,反倒是後續拿出當時的筆記來看,或許因為累積了一些接觸教學現場的經驗,所以多了滿多共鳴。

到現在才讀這本書,其實是拖得有點晚了,儘管沒有親身經歷過,但一直很敬佩藍老師和瑩光教育協會在做的入校陪伴工作。面對與過去不同的教育趨勢,如同學生過去不習慣也不曾經歷過這樣的學習模式,大多數教師亦不曾受過這方面的訓練。因此,便需要有經驗的夥伴陪伴,引導學校建立出有系統的文化以及教育哲學,藍老師和瑩光帶來的是這樣的價值。

比起學習設計方法,更重要的是背後的教育哲學

這本書引領讀者從課程設計的角度,剖析「素養導向」教學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如同書中強調在課程設計時,要引導學生從真實情境、問題切入,開啟其學習歷程,作者在第一章中對這個世代的教學環境做出描繪,並透過一些對教師的提問,引導讀者一面閱讀一面思考。

剛開始表面上看上去,直覺會認為是一本提供方案的工作書,從領域課程與跨域課程設計、到課堂與教師社群的建立。然而,其中更重要的在於其背後的思考脈絡和教育哲學。

舉例來說,無論是在設計領域課程或跨域課程的時候,我們都要時刻回頭檢視剛開始所設定的學科思維或大概念,以及我們究竟希望學生透過課程,培養什麼樣素養。這麼做的目的之一,是確保自己不會流於表象方法的模仿,更重要的事,面對未來一直發生的變化,才能見招拆招、不斷調整。正如藍老師在書中強調的:

沒有「教育哲學」的人,一種是隨波逐流,不知道為什麼改變就跟著改變;一種是為堅持而堅持,拘泥形式而不改變。有「教育哲學」的人知道任何主題都是素養培養的載體,教學法不再是要死守的,而是要善用的。[1]

從《教學力》重新檢視自身學習經歷

在讀這本書的時候,我最大的感觸來自於同時檢視自身過去的學習經歷,作為一個在傳統教育體制存活地很好的人,在當時的學習過程其實並不太會去反思自己到底是真的學會了什麼,還是只是剛好能夠適應考試制度而已。如果是前者,那到底是學會什麼東西?自己是透過什麼樣的方法學會的?學到的東西可以如何幫助自己?

黃武雄老師在《學校在窗外》中提到:

一般人心目中的「聰明」,其實是抽象能力好⋯⋯他能在紛雜的現象中,一眼看到那關鍵性的東西,這正是抽象能力的表現。[2]

在過去的課堂中,絕大多數的場景都是老師準備了大量的內容,然後期待學生神奇地以某種方式領悟這些知識。我們並沒有培養學生具備這樣的能力,幸運一點的可以把這些知識拿來應付考試,甚至稍微做出跨知識點的連結,而極少數能轉換成真實生活中用得到的能力。而這就很大程度取決於學生的成長過程經歷與環境,但這並不是一位老師可以改變的困境。

和明宏交流這本書的時候,作為兩個讀了財金系卻都對在系上學習經歷不太滿意的人,我們藉此回頭檢視在系上的學習歷程中,到底缺少了什麼讓我們沒辦法產生共鳴,甚至招致許多人對管院學習環境的批評。

明宏提到後來在資工系的經驗裡,教授很常會透過專案模式的進行,引導學生去探索、然後在過程中尋找工具、歸納出方法思維。並不是說 PBL (Project based learning) 就一定好,這都只是教學方法的不同,重要的是能不能引導學生思考、課程背後有沒有設計的能力依據。大學教授都是領域專家,大部分必定能掌握這樣的概念,差別在於是否能將其轉換到課程設計。

結語

當初會踏入教育領域,來自於自身對社會發展、議題的關懷,最近在試著重新扎實連結這兩件事。除了常見的學科能力外,對社會議題的思辨、個人價值的建立,自己認為是學校裡比較可惜少被著墨的部分。在這個時間點讀這本書,正好提供了自己很棒的切入角度,期待接下來能產出越來越多東西。

如同許多人所推薦到,這是一本值得所有不限教師的教育工作者一讀的書,除了吸收書中內容,更重要的是透過其反思自己的教育工作,找到有用的內容運用於其中。

參考資料

[1] 藍偉瑩(2019)。教學力:深化素養學習的關鍵(第一版)。臺北市:親子天下。
[2] 黃武雄(2013)。學校在窗外(教改二十周年紀念版)。臺灣:左岸文化。

談數位工具於教育領域之運用〈序〉

本文同步發佈於:
Medium: https://link.medium.com/AY5vOrjkydb
Vocus 方格子:https://vocus.cc/article/6019752ffd897800012ada24


近幾年來,數位學習這個議題不斷在教育圈被提起,美國知名智庫 Brookings institution 於 2019 年底發布的研究報告,針對全世界 2,854 間教育創新組織、機構進行調查,其中超過半數 (57%) 為教育科技 (Ed-tech) 相關[1],無論是在學校現場、政府政策、亦或是各式各樣的教育新創組織,都可以看到這件事越來越被重視。親子天下於 2020 年主辦的教育創新國際年會,更是直接以「數位學習新教育」作為主軸,在疫情肆虐的一年,也讓大家看到科技作為教育工具之一的發展性與必要性。

了解需求,才能真正發揮數位學習工具的成效

在看待各式數位學習平台、工具時,其中一個重要的切入點,便是其使用情境。例如教學現場大量運用的 PaGamO、均一、因才網等平台,偏向提供學生進行自主學習,常見使用情境偏向在課餘時間讓學生加強練習用,像是許多小學的課後學習扶助活動便會利用此類平台。另外還有像是 Classting, Iamschool 這類平台,將課堂外的班級經營數位化,Classdojo, Kahoot 等工具運用於日常教學使課堂更豐富、活潑,Google Classroom、Zoom 更是在疫情中直接實現了課堂線上化。

若要進一步進行更明確的分類,我們可以看到 Online Learning Consortium (OLC) 於 2020 年發布的報告 Digital Learning Innovation Trends,其中將數位學習(工具)依照主要趨勢、次要趨勢劃分為十個類別[2]:

主要趨勢:

適應學習 (Adaptive Learning)、開放式資源 (Open Education Resources)、遊戲化學習 (Gamification and Game-based Learning)、大規模開放線上課程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學習管理系統與互通性 (LMS and Interoperability)、行動裝置 (Mobility and Mobile Devices)、設計 (Design)。

次要趨勢:

混成學習 (Blended Learning)、儀表板 (Dashboards)、虛擬實境與人工智慧 (Virtual reality an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這麼多種類的工具,背後傳達了一個概念:在教學/學習場域中,隨著情境的不同,對工具的需求也會不一樣。換句話說,並不存在一個工具,可以滿足所有的教學、學習情境。因此,運用數位工具追求更有成效的學習與更有彈性的教學時,了解使用情境與性質就成為重要的議題。

工具背後的學習數據亦不可忽視

除此之外,還有一點數位學習工具尚未被開發出來的潛力,就是數位工具伴隨而來的數據,這裡所說的數據不只是指考試分數那類的一般學習成果,更是包含描述整體學習過程行為的紀錄。如同近年來快速崛起的電商產業,儘管商業模式為使用者的購買行為,但帶來更大價值的卻是使用者的瀏覽行為、消費偏好等數據。

現階段在數位學習的領域中,特別是在第一線現場,大多都還停留在輔助學習等使用層面,還未針對此點做太多著墨。儘管「學習」這個領域有其特殊性,量化的指標使用上並沒有那麼單純,不過若能更多地掌握這點,這個領域或許能夠往上提升不只一個層級。

數位化是世界的改變趨勢,不是解決教育問題的萬靈丹

儘管數位學習發展地如此蓬勃,也有越來越多人開始意識到推動或討論數位學習時,透過各種不同角度、立場思考的重要性,我們仍然可以見到許多迷思。這裡有一個重要的觀念,數位學習並不是專為教育問題所被發展出來的領域,而是這個世界在快速數位化的情境下,教學現場所必須面對的課題。

筆者過去以不同角色接觸各式數位學習工具,本系列專文會從學生、教師、業界三個角度分別出發,聊聊數位學習對各個角色代表的意義,以及這些工具在這種情境的運用與幫助。另外,也分享觀察到的迷思或問題、背後可能的成因,以及我們可以怎麼改善這些現象,讓整個學習場域得益於整個數位發展趨勢,往一個更理想的場景邁進。

最後還是要強調,在談論教育議題的時候,很少有什麼是有絕對正確或錯誤的,在不同的條件下對於不同的人來說,適合的很可能完全不同,期待讀者也對筆者接下來的分享提出自身觀點、經驗進行交流。

References

  1. Brookings institute. (2019), “How ed-tech can help leapfrog progress in education”. Retrieved from https://www.brookings.edu/research/how-ed-tech-can-help-leapfrog-progress-in-education/
  2. Every Learner Everywhere. (2020), “Digital Learning Innovation Trends”. Retrieved from https://solve.everylearnereverywhere.org/asset/h7NIH5hGhprKAYWPuiEZ/

隨筆:談專業進入教學現場

讀了一篇文章在談論快樂學習的盲點,當中提到,我們總說要給孩子自由快樂適性發展的空間,但在一些情境中,例如孩子想往體育、藝術等方面發展的時候,事實上這件事並沒有那麼單純。首先,國內根本沒有這樣的環境,全力投入最後可能換來的是一場空。再來,這類情境中往往需要深厚的社經背景支撐,孩子的家庭是否具備這樣的條件也很關鍵。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我們是否有真實地告訴孩子們,外面的世界長怎樣?老師在這樣的情況下扮演了很重大的角色,胡亂建議可能就毀了一個孩子,甚至一個家庭。因此他們能做的,應該是單純給出客觀條件、各種可能,讓家長孩子共同去做評估、去做選擇。

舉例來說,要往體育領域發展,要成為職業運動員的話選項有哪些、機率有多高、前面需要投入多少時間和成本。如果沒有成功(應該是絕大多數情況),還有哪些選擇,這些選擇達成的機會又有多大、要做什麼準備。又或是要成為職業音樂家,買樂器、上課要花多少成本,可能要出國進修有哪些管道、要怎麼準備。

自己又進一步想到,老師其實大多時候都不是各領域的專家,投身教學專業的他們也不應該是。因此,在做這方面的帶領時,我們應該更進一步思考的,是要多將社會資源引入學校。特別是透過相關專業人士,告訴孩子們、家長們離開學校後,在各個場域中真正會面對到的是什麼、要做什麼準備、有什麼失敗的可能。這也是自己認為學校改革中很重要的一點,教學現場如何和社會做進一步的連結,達到「學校即社會」的願景,而且這件事應該是雙向的。

然後讀 Tony Wagner 和 Ted Dintersmith 的 “Most likely to succeed” 時也讀到一個類似的例子,我們在學校中教各種知識時,往往考一大堆所謂「客觀知識」。例如在講機械原理時,我們考孩子是否知道腳踏車的各種零件名稱、用途,有些人會掌握地很好、有些不會,但最終都沒有任何一個人在課堂中真的試著騎騎看腳踏車。

這種情況還算好解,大部分的老師應該都會騎腳踏車,只要願意然後稍加規劃還是可以設計出實務導向的課程。但如果牽涉到一些老師甚至大部分人都不會接觸到的專業,若沒有藉由與專家合作來進行,教再多也是枉然。

讀杜威《經驗與教育》

本文同步刊登於:
Medium: https://link.medium.com/UnAA69r6Leb
Vocus 方格子:https://vocus.cc/article/5ebec8d9fd89780001a807ae


前陣子申請了實驗教育推動中心的培育計畫,很可惜地沒能順利申請上,就利用原本預留給計畫的週末,到銅鑼灣書店逛了逛,把貌似是店裡唯一一本教育書籍買走,然後用這難得清閒的閱讀時光調適心境。而因為申請計畫的關係,重新回顧了自己過去對實驗教育領域以及其他議題的想法歷程,正好也在這本書中得到了很大的共鳴。杜威的教育哲學對筆者的影響如果不是最大,也絕對是教育學家中的前三名,其中最大的原因之一,是其建立在實用主義上的方法論,高度呼應了自己過去的學習體驗。

傳統教育與進步教育之比較

如同杜威的其他數本著作一樣,本書一貫地在書名便點名書中所欲闡述的內容,在短短不到一百頁的正文當中(原文為一百一十六頁),便完成闡述了他對經驗之於教育的重要性的看法,這樣的篇幅絕對稱不上精確或扎實,卻完整地就教育場域的各個面向進行了討論,論述了經驗理論的必要、規準,以及運用於教育中有關社會、目的、教材等議題。

特別的是,作為開頭,杜威卻先是透過傳統教育以及進步教育的比較,才引出有關經驗融入教育的議題,甚至不只是開頭,整本正文中杜威也數度提到兩者本質差異的比較。

之中的原因,其一是《經驗與教育》的內容事實上係來自當初杜威受邀於 KDP 國際教育榮譽學會典禮上之演講內容,其二是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下(事實上直到近一世紀後的今日亦同),傳統教育與進步教育(或我們今天所說的實驗教育)之間的比較乃是教育領域十分關注且有相當多元意見的議題。

談到新舊教育之間比較的議題,杜威除了描述兩者常見的優劣之處,事實上更強調其信念,即教育事實上並不應該存有新舊之分,甚至不應冠上任何形容詞,或者以「某某主義」進行包裝。教育就是教育,因此,根本的議題應該為,什麼才值得稱之為教育?

當我們看到今日各式實驗教育模式日漸興盛的風氣,帶來人們對諸如華德福教育、民主教育、蒙特梭利等體系越來越多的讚揚與批判,皆著重於所謂執行面又或者理念上的評論,卻忘記過去產生這些多元體制的原因,也忘了從教育的本質和目的出發進行思考。

還記得曾經在一段實驗教育推動中心主持人鄭同僚教授訪談教育部潘文忠部長的節目中聽到,潘部長對於實驗教育議題的看法,他認為實驗教育並非僅存於體制外的學習場域,體制內許多用心、有想法的老師們如王政忠、張輝誠老師,以孩子為中心去重新思考、設計教學法,事實上也能夠被視作實驗教育精神的實踐。

進步教育(或實驗教育、另類教育)的起源,來自於傳統教育的批判,例如民主教育對權威關係的不滿、混齡教育認為照年齡分級的不合適。然而,若單純只為了否定傳統教育,而忽略背後應具備的教育原則,則是一危險之舉,甚至可能重蹈傳統教育之覆轍。

我們時常可見到對於進步教育的各式批評,質疑其教育成效、擔憂其中孩子無法適應體制,面對這樣常見的批評,進步教育基本上已能以完整論述做回應,這部分即為傳統教育工作者所應該嘗試去突破之思考框架。然而,我們也不時可以看到進步教育工作者故步自封之處,堅持反對傳統教育的同時卻也忽略背後根本的原因以及發展脈絡。在筆者有限與進步教育場域中同仁交流的經驗中,儘管每次都獲得很多很棒的想法與見解,但卻時常感到體制內外似乎缺乏充足的對話、交流,不免有些可惜。

經驗的連續性以及交互作用

杜威認為,良好的教育模式應該融入經驗的元素,又或者說由經驗建構而成,而進步教育此概念之實踐。我們在討論教育問題的時候,時常可以聽到有關學習內容與現實生活環境脫鉤的聲音冒出,「學這個以後又用不到」這句話很貼切地描述了這樣的狀況。因此,如何將生活經驗連結教學場域、學習內容,不只是為了讓學習變得「有用」,更是為了引起學習者和孩子的學習動機,便成為重大的課題。

然而,這樣的原則看似明確,執行起來卻難度頗高,實務面上會遇到的問題例如哪些經驗是真正有教育意義的、哪些沒有,而且每個教師、孩子的個體經驗不同,這時便需要一些準則幫助我們釐清如何選擇。而杜威認為,其中最重要的兩大準則為「連續性」與「交互作用」。

經驗的連續性原則意謂著每一種經驗它既從過去的事物中吸納了某些東西,同時也藉由某種方式修改了未來經驗的性質。

杜威所指經驗的連續性,意思是有教育意義的經驗並不會是單一、與過去和未來毫無關聯的,意思是說現在的經驗必定受到過去經驗的影響或建構於其上,同理,現在的經驗也會影響未來的經驗。

例如「手碰到火,感到痛楚」這樣的經驗,是建立在過去曾經有的痛楚經驗,因此現在的經驗才能理解到自己正在感受痛楚,而經由現在的經驗,或許便會影響未來遇到火時避開他的行為,從而產生新的經驗。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樣的歷程亦代表著個體的成長過程,正呼應杜威所說的「教育及生長」。具有教育意義的經驗,能夠促進學習者獲得更有價值的生長歷程。

交互作用是為了解釋經驗的教育功能和影響力,它指稱在經驗中客觀的條件和內在的條件這兩個因素具有相對等的權利。任何正常的經驗都是這兩種因素的相互影響,把它們放在一起或者在它們的交互作用中,它們形成一種我們所謂的情境。

任何的經驗都具有客觀條件(外在環境)和內在條件(主觀條件)兩個因素,例如先前提到「手碰到火,感到痛楚」這樣的經驗中,手碰到火為客觀的外在條件,而感到痛楚則為個體主觀所產生的內在條件。

在教育場域中,不同的學習者可能會對於同樣的客觀條件有不同的感受與解讀,進而形成不同的內在條件,產生其個人獨特的經驗。傳統教育時常過度著重客觀條件,而忽略了個體間的差異,同樣,進步教育也不應過度專注於個體的內在條件,而忽略了客觀條件的重要性。這兩者和五大訴求一樣,缺一不可。

建立在以上教育本質原則,以及經驗的兩大準則,便可以進一部探討教育場域中的各個元素,例如教材、組織、與社會間的關係等等。杜威認為,這些元素並沒有何者一定要如何或一定不能如何,必須時時回頭檢視是否呼應教育的本質與目的,並透過經驗的準則建構起完整的學習歷程。並且他再次強調,依這樣的架構建立的教育,便不分傳統或進步,也不為任何形式上的主義所限制。

對《經驗與教育》的反思

《經驗與教育》雖篇幅不長,卻很大程度地涵蓋了杜威作為教育家的理念,因此在檢視此書對於經驗建構教育之論述同時,同時亦在檢視其教育哲學觀,而無論何種教育哲學,其中必然存在讀者可以反思與挑戰的層面。例如筆者最大的省思為,如此注重經驗於教育中所扮演的角色,背後或預設了孩子在經歷教育後必定將面對當下的社會環境,因此,如何讓孩子具備良好適應社會環境的能力,似乎隱約中成為了教育的預設目標。

然筆者以為,教育與社會應該是一體兩面的事,並無上下階層之分,許多教育問題都是建構在現有社會結構上所產生,而要從根本解決任何社會問題都應試著回頭從教育開始著手改變。

上述概念事實上類似於杜威所提「教育即生活」、「學校即社會」,而建立在這樣的想法上,過於強調經驗於教育中的重要性,是否反而可能造成教育為社會服務,鞏固了現有體制,值得我們反思。

舉例來說,在既有的資本主義環境中,各種經驗基本上皆建立於這樣的體制,又由於經驗的連續性,便會產生更多相關的經驗,從而強化了這樣的社會制度。此乃馬克思主義認為,杜威的進步教育有其限制,同時我們也可以看到現今許多實驗教育理念便是認為,既然不滿於既有社會環境,那在教育場域中更應該嘗試摒除這些框架內的經驗,進而衝撞出更多不同的可能。

每週回顧 #1

20200525–20200602

前幾天被問到自己是不是那種會每天記錄生活、想法的人,之前其實試過,但一陣子就斷了,不過倒是有持續地把自己突然想到的東西簡短記下來。既然懶得寫完整的文章,也不喜歡每天規律記錄,就姑且用這樣的形式試試看。而且既然都有人努力開始嘗試了,也用這種方法表達支持吧!


  1. 工作上常半開玩笑講到,職涯成就越高,生活能力好像越低,這幾天甚至是因為這樣的現象被搞得很煩。直覺上會告訴自己以後不要變這樣,但搞不好到時還真的是身不由己,不在那個情境,確實很難完全體會。
  2. 杜威《經驗與教育》:「若經驗要具有教育價值,就必須要能引領學習者把教學和學習,當作是經驗持續不斷改造的歷程,才可能滿足這項必要的條件。」
  3. 談教育與商業之間的平衡:
    以前對各種廣義的資本主義產物極為反感(左膠?),像是教育商品化,不過慢慢了解這件事短期內很難會有太大的改變,這是社會長久下來的運作模式,要改也不會是從這裡改。既然這樣,與其什麼都貼上負面標籤,不如在其中找到認同的價值,並不斷反思確保其緊扣這樣的價值。
  4. 其實滿討厭聽到「當兵的經驗可以讓你接觸到原本接觸不到的那群人」這種話,這不就是在證實,原先就是一個沒有人逼不會踏出自己舒適泡泡的生活模式。當然啦,可能又要被說沒當兵的不懂。
  5. 「自由是要付出代價的。」望自己將來每日看到身上的烙印,時時記得自省、反思。
  6. In the U.S., charged with murder.
    In Hong Kong/China, suicide and nothing’s suspicious.
  7. 我不想哭,但滿街都是催淚彈。
    我不想死,但已經寫好遺書。
    我不想要這個家,但已經不能回頭。
    我只想好好做人,但國家不讓我活。
    ——香港抗爭者

從《受壓迫者教育學》看臺灣教育困境(一):臺灣教育環境中的壓迫結構

Photo by Xavier von Erlach

Freire 描寫的壓迫結構

Paulo Freire 被許多人公認是 20 世紀最偉大的教育學家,受到了大量左派思想家影響,他的理論中充滿強烈的階級概念,以及下層階級對上層的反抗。放眼世界各地的不同社會環境,我們總是能夠看到各個角落充斥著不對等的權力關係,如種族、性別、社經地位等都是我們時常見到的例子。

在〈受壓迫者教育學〉這本教育學經典中,Freire 便鉅細靡遺地描述了這樣的權力壓迫結構,包括受壓迫者和壓迫者的特徵,以及應該透過什麼樣的意識與方式去試著打破這樣的結構。

既然是一本教育學著作,我們也可以以這樣的角度回過頭來看看臺灣的教育環境。筆者認為許多現今存在被廣泛討論的社會議題,事實上都能夠試著透過教育做根本上的解決,而另外,既有教育體系下的很多困境也是種種的社會問題所一同造成,可以說是「教育即社會,社會即教育」。

臺灣教育環境中的受壓迫者

對於受壓迫者特徵最貼切的敘述,或許是其「對自由的恐懼」。由於長久以來生長於壓迫結構下,受壓迫者已對於壓迫者產生強烈的依賴,並且由於長期的洗腦,受壓迫者並不相信自己有能力脫離這樣的壓迫結構自由地生長。

在各種場域中,這樣情況屢見不鮮,像是勞動環境惡劣的社會中,勞工無償加班成習,卻認為是自己能力不足所致,並深信這是放諸四海皆然的慣習,而合理化這樣的行為。以及女性被社會認為自身價值在於協助作為男性的丈夫顧好家庭,而非個人發展,便也沒有意識到另一條路的存在。

另外,由於壓迫者作為受壓迫者生活中,唯一作為「楷模」的對象,因此就算有朝一日受壓迫者得以脫離原先階層「晉升」至壓迫者的位置,往往也只能遵循同樣的模式壓迫弱勢階級。然而,我們並不應該將造成上述這些現象的責任歸咎於受壓迫者,而是整個壓迫結構所導致的結果,受壓迫者教育學是要幫助其發展這方面的意識,進一步脫離這樣的結構。

談回到臺灣的教育環境,最直覺會想到的受壓迫者便是廣大的學生們,包括不適應既有的教學內容與方式、由於家中經濟狀況不佳而沒有時間和心力資源學習、對學科內容沒興趣卻因為社會氛圍放棄進入技職教育體系等狀況。以學生與老師的關係來說,典型的臺灣教學現場向來賦予老師至高無上的權力位置,單向地灌輸這個體制認為他們應該要獲得的知識。

另外,我們也總是透過例如制服、髮禁等的各種規範,來限制學生在校園中的行為,長期下來,許多學生也便接受了諸如「花時間在外表上會影響課業」這樣的理由,甚至認為這樣的行為是出於自己自由意志的選擇。在自己成為家長、老師後也透過同樣的方式限制著下一代的孩子們。

臺灣教育環境中的壓迫者

在 Freier 的描寫下,壓迫者並不視受壓迫者們為同等的「人 (human beings)」,而是視他們為「物 (beings)」,更甚而,為其所有物。他們有無意識地忽視受壓迫者的也應有的生存權利,並且受壓迫者的存在必須是符合他們利益的,對於壓迫者而言,存有便是佔有 (to be is to have)。

去年 (2018) 臺灣曾出現一系列相當熱門的電視劇《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十分貼切地描繪了這樣的現象,家長以愛孩子為名試圖掌握、控制孩子的人生。對壓迫者來說,他們人性中真正的自我已不復存在,存在的僅是上述的佔有感。他們認為,這樣佔有的權利來自於自身的努力與付出,以先前的例子來說,或許是家長在過去的成長、社會經歷,或是其盡到扶養孩子成長的責任所做的一切,而那些受壓迫者則是由於自身的能力不足,因此無法享有這樣的佔有權利。

另外還有一種情境下的壓迫者並不直接對受壓迫者進行壓迫,而是間接地加重了這樣的結構,部分現存教育體制下的既得利益者會認為這樣的成果完全來自於自身的努力,而成績不好的人一定是因為自己不努力。這樣的想法,往往使得人們忽視結構問題,對受壓迫者造成進一步的傷害。

受壓迫者教育學的實踐

釐清了這樣的壓迫結構後,便能開始建構受壓迫者教育學,試著改變如此情況。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一個環節,便是要處理受壓迫者與壓迫者的意識問題,而其中更為關鍵的一點則是受壓迫者必須對整個壓迫結構以及自己正受到壓迫的事實有所意識。

Freire 撰寫〈受壓迫者教育學〉的背景一部分來自於試圖推動巴西農民、工人階級的識字率,然而他並非直接以原有教育模式強行將這方面的知識灌輸給這些人們,而是先試圖使其明白正是由於這樣的背景,致使他們只能受困於原先的階級,無法讓自己過上更好的生活。在農民們意識到這樣的事實後,教導其知識便不再是一件困難的事,在這個時候他們便能以自己的力量實踐受壓迫者教育,突破既有的壓迫結構。

要注意到的是,受壓迫者教育學是不能由壓迫者來做發動與實踐的,由於原先的壓迫結構來自於壓迫者的利益,指望其與自身利益站在對立面是不切實際的。從壓迫者中心出發的教育,容易淪為家父主義式自以為是的模式,而唯有受壓迫者自身的意識覺醒與實踐,才能真正地根除這個結構。

菁英的傲慢 — 以偏鄉教育為例

近年來臺灣有越來越多有志之士開始投入教育界,試圖從各個方面改變既有的教育環境,然而不可諱言地,這群人中極大比例(包括筆者本身)其實都是在這樣的教育體制中的既得利益者,我們適應良好,即便受到些許挫折或看不順眼之處,相較於那些真正受壓迫的孩子們根本微不足道,又或者以 Freire 的觀點來說,我們或多或少在自身某部分都有作為壓迫者的一部分。

前面提到,要打破如此結構最重要的一點,是受壓迫者自身的意識發展,並且這樣的過程必須由受壓迫者自己實踐,而非靠著壓迫者的「啟發」,否則只是在重現另一種模樣的壓迫,而淪為「菁英的傲慢」。舉偏鄉教育為例,我們深信試圖提升偏鄉孩子的學科素養能夠幫助他們,但我們也必須去思考到的是:第一,這是否是再次以壓迫者的位置「為」受壓迫者思考;第二,就算我們確信這樣的做法對孩子們有益,但在他們並非透過自身意識發展的情況下,是否真的能達到原先希望有的成果?

事實上,並不只是在教育工作中會產生這樣的困境,由於壓迫結構無所不在,在「解放」的過程中時常會遇到這樣的窘境。然而學習受壓迫者教育學並非告訴我們這些便不要做了,大部分理論都有其價值與值得反思之處,我們更應該做的是認知到自己作為原有結構中的菁英並接受這樣的事實,並時時警惕自我不要加深原有的壓迫結構。

對孩子的說話藝術:四個「換句話說」能產生的效果

本文同步發表於:https://link.medium.com/kYKONrkaMeb

想像有兩間教室,正在進行相同的小組學習活動,開始沒多久後,課堂就變得亂哄哄的,顯然事情沒有進行地那麼順利。這時,老師有兩個選擇:

選擇一:「趕快認真做!不然就告訴你的家長。」選擇二:「你平常都做得很不錯的,今天遇到什麼問題了嗎?」學生解釋了他遇到的問題後,「那麼,我們要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呢?」

第一個選擇的語句帶有威脅的意味,並且對學生傳遞出「行為的價值來自於不被懲罰」的訊息。而第二個選擇先對學生表達認可,再接續讓學生提出、解決自己的問題。顯然地,後者更能夠塑造學生的正向人格,並讓他們了解到自己有解決問題的能力。

在學校或家庭中,孩子有時會出現不如我們預期的狀況,老師或家長為了迅速解決當下的情境,時常急於導正孩子的行為,卻無意識地傳遞出了一些負面的訊息。這時如果能夠「換句話說」,往往能夠達成一樣的目的,並獲得更進一步的效果。以下我們透過幾個情境,更深入了解這個議題:

一、塑造學生的個體性

在一份作文作業裡,一位學生使用了大量的對話,然而對話內容的寫作手法卻讓整篇文章顯得有些單調、平淡。我們可以說:「 OK,那接下來我們要修改一下這些對話,讓它看起來更活潑、自然。」又或者,我們也可以換句話說:

「身為一個作家,你準備好學習更多寫作對話的技巧了嗎?」

這樣的問法,讓他把自己的角色從一個只是在寫作業的學生變成一位寫作者,從而更有動力做進一步的學習。

我們選擇的話語,將影響學生怎麼看待自己的知識、天份、興趣、與人格等特質。透過適當的話語,可以幫助其以一個不一樣的角度建立自我。

二、加強學習環境的安全感

在課堂上有一個很常見的狀況,當老師完成一個教學段落,並問到:「有人有什麼問題嗎?」這時常常沒有任何學生提問。在學生們過去的學習經驗裡,發問通常都不會帶來好結果,他們可能會招來其他人異樣的眼光,或擔心顯得自己無知。要改善這樣的情況,我們可以試著換句話說:

「現在,你們可以提出你們的問題了。」

這樣的問法,先預設了對內容有疑問是一件正常、合理的事,並告訴學生可以放心地把問題提出來。

另外,在課堂中的討論,如果遇到學生的發言有些偏題的狀況,除了直接告訴他:「這不是我們現在在討論的,我們回到原本的主題。」我們還可以換句話說:

「這個想法滿有意思的,我待會會好好想想看。」

當丟給學生問題,或要求學生提出意見時,我們是讓他感到我們歡迎任何想法,還是只與那些我們預設的回應交流?當學生對於學習場域感到有安全感,意識到自己不用害怕提出任何意見,才能夠激發出更多的想法。

三、幫助學生建立自主性

如果我們希望學生培養學習的自主性,便應該要幫助他們建立這樣的能力,讓他們相信自己能夠發現問題、作出決定、解決問題的。

舉例來說,在一項分組學習活動中,有些小組表現得很好,有些則在過程中遇到問題而顯得差強人意。這時,如果對他們說:「有些組做得不錯,但我對於其他某些組的表現感到有些失望,希望下次可以進步。」不僅無法讓他們了解到自己的問題所在,也對於接續的「進步」毫無實質的幫助。我們可以換句話說:

「在今天的過程中,你們遇到了什麼問題?」「你們是怎麼解決這些問題的?」「那如果下次遇到同樣的問題,你們會怎麼解決?」

在與學生對話的時候,有一個很重要的點:是誰,在掌握他們的學習?學生是否會感到老師只是單方面地指出其不足之處,還是我們有讓他們自主去思考、並試圖解決?

四、培養自律能力

一位老師在課程中交代了一項安靜的學習活動,例如閱讀課文,但卻聽到走廊上傳來了其他班級學生的吵鬧聲,他們可能在進行他們被指派的學習活動,卻沒注意到自己的音量。

這時,與其對他們叫道:「同學,不要再製造噪音了,不安靜的話我就請你們老師把你們帶回教室!」不如換句話說:

「同學,整條走廊都聽得到你們的聲音了喔。」

和這樣的說法相比,前者隱約中傳遞出學生製造的聲音是毫無價值、應該被停止的,儘管他們可能是為了進行他們的學習任務或其他原因。另外,也帶給其停止吵鬧的理由只是避免懲罰的觀念。

換句話說後,便足以讓學生經過思考,意識到自己的問題並加以改正。我們應該去檢視,在試圖導正學生行為時,是否無意間暗示了他們是有意地犯錯,而非提供他們一個機會去思考自己的舉動,並且自主做出改變。

事實上,大人的話語對孩子有很大的影響力,他們的大腦會解讀這些話背後可能傳遞的資訊,並用驚人的學習能力在未來做出不同的應對。因此,儘管是一兩句話的修正,都可能對學生帶來不可忽視的改變。

以上是四個「換句話說」後能產生的效果,對於文章內容有什麼想法、指教,歡迎留言提出。如果你在成長或與曾與孩子接觸的過程中,有類似的經驗,也歡迎分享!

參考、延伸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