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接觸到藍偉瑩老師,是在 2018 年親子天下的教育創新論壇,當時才剛開始現在這份工作。回想起來當下並沒有太大的想法,反倒是後續拿出當時的筆記來看,或許因為累積了一些接觸教學現場的經驗,所以多了滿多共鳴。

到現在才讀這本書,其實是拖得有點晚了,儘管沒有親身經歷過,但一直很敬佩藍老師和瑩光教育協會在做的入校陪伴工作。面對與過去不同的教育趨勢,如同學生過去不習慣也不曾經歷過這樣的學習模式,大多數教師亦不曾受過這方面的訓練。因此,便需要有經驗的夥伴陪伴,引導學校建立出有系統的文化以及教育哲學,藍老師和瑩光帶來的是這樣的價值。

比起學習設計方法,更重要的是背後的教育哲學

這本書引領讀者從課程設計的角度,剖析「素養導向」教學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如同書中強調在課程設計時,要引導學生從真實情境、問題切入,開啟其學習歷程,作者在第一章中對這個世代的教學環境做出描繪,並透過一些對教師的提問,引導讀者一面閱讀一面思考。

剛開始表面上看上去,直覺會認為是一本提供方案的工作書,從領域課程與跨域課程設計、到課堂與教師社群的建立。然而,其中更重要的在於其背後的思考脈絡和教育哲學。

舉例來說,無論是在設計領域課程或跨域課程的時候,我們都要時刻回頭檢視剛開始所設定的學科思維或大概念,以及我們究竟希望學生透過課程,培養什麼樣素養。這麼做的目的之一,是確保自己不會流於表象方法的模仿,更重要的事,面對未來一直發生的變化,才能見招拆招、不斷調整。正如藍老師在書中強調的:

沒有「教育哲學」的人,一種是隨波逐流,不知道為什麼改變就跟著改變;一種是為堅持而堅持,拘泥形式而不改變。有「教育哲學」的人知道任何主題都是素養培養的載體,教學法不再是要死守的,而是要善用的。[1]

從《教學力》重新檢視自身學習經歷

在讀這本書的時候,我最大的感觸來自於同時檢視自身過去的學習經歷,作為一個在傳統教育體制存活地很好的人,在當時的學習過程其實並不太會去反思自己到底是真的學會了什麼,還是只是剛好能夠適應考試制度而已。如果是前者,那到底是學會什麼東西?自己是透過什麼樣的方法學會的?學到的東西可以如何幫助自己?

黃武雄老師在《學校在窗外》中提到:

一般人心目中的「聰明」,其實是抽象能力好⋯⋯他能在紛雜的現象中,一眼看到那關鍵性的東西,這正是抽象能力的表現。[2]

在過去的課堂中,絕大多數的場景都是老師準備了大量的內容,然後期待學生神奇地以某種方式領悟這些知識。我們並沒有培養學生具備這樣的能力,幸運一點的可以把這些知識拿來應付考試,甚至稍微做出跨知識點的連結,而極少數能轉換成真實生活中用得到的能力。而這就很大程度取決於學生的成長過程經歷與環境,但這並不是一位老師可以改變的困境。

和明宏交流這本書的時候,作為兩個讀了財金系卻都對在系上學習經歷不太滿意的人,我們藉此回頭檢視在系上的學習歷程中,到底缺少了什麼讓我們沒辦法產生共鳴,甚至招致許多人對管院學習環境的批評。

明宏提到後來在資工系的經驗裡,教授很常會透過專案模式的進行,引導學生去探索、然後在過程中尋找工具、歸納出方法思維。並不是說 PBL (Project based learning) 就一定好,這都只是教學方法的不同,重要的是能不能引導學生思考、課程背後有沒有設計的能力依據。大學教授都是領域專家,大部分必定能掌握這樣的概念,差別在於是否能將其轉換到課程設計。

結語

當初會踏入教育領域,來自於自身對社會發展、議題的關懷,最近在試著重新扎實連結這兩件事。除了常見的學科能力外,對社會議題的思辨、個人價值的建立,自己認為是學校裡比較可惜少被著墨的部分。在這個時間點讀這本書,正好提供了自己很棒的切入角度,期待接下來能產出越來越多東西。

如同許多人所推薦到,這是一本值得所有不限教師的教育工作者一讀的書,除了吸收書中內容,更重要的是透過其反思自己的教育工作,找到有用的內容運用於其中。

參考資料

[1] 藍偉瑩(2019)。教學力:深化素養學習的關鍵(第一版)。臺北市:親子天下。
[2] 黃武雄(2013)。學校在窗外(教改二十周年紀念版)。臺灣:左岸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