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了一篇文章在談論快樂學習的盲點,當中提到,我們總說要給孩子自由快樂適性發展的空間,但在一些情境中,例如孩子想往體育、藝術等方面發展的時候,事實上這件事並沒有那麼單純。首先,國內根本沒有這樣的環境,全力投入最後可能換來的是一場空。再來,這類情境中往往需要深厚的社經背景支撐,孩子的家庭是否具備這樣的條件也很關鍵。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我們是否有真實地告訴孩子們,外面的世界長怎樣?老師在這樣的情況下扮演了很重大的角色,胡亂建議可能就毀了一個孩子,甚至一個家庭。因此他們能做的,應該是單純給出客觀條件、各種可能,讓家長孩子共同去做評估、去做選擇。

舉例來說,要往體育領域發展,要成為職業運動員的話選項有哪些、機率有多高、前面需要投入多少時間和成本。如果沒有成功(應該是絕大多數情況),還有哪些選擇,這些選擇達成的機會又有多大、要做什麼準備。又或是要成為職業音樂家,買樂器、上課要花多少成本,可能要出國進修有哪些管道、要怎麼準備。

自己又進一步想到,老師其實大多時候都不是各領域的專家,投身教學專業的他們也不應該是。因此,在做這方面的帶領時,我們應該更進一步思考的,是要多將社會資源引入學校。特別是透過相關專業人士,告訴孩子們、家長們離開學校後,在各個場域中真正會面對到的是什麼、要做什麼準備、有什麼失敗的可能。這也是自己認為學校改革中很重要的一點,教學現場如何和社會做進一步的連結,達到「學校即社會」的願景,而且這件事應該是雙向的。

然後讀 Tony Wagner 和 Ted Dintersmith 的 “Most likely to succeed” 時也讀到一個類似的例子,我們在學校中教各種知識時,往往考一大堆所謂「客觀知識」。例如在講機械原理時,我們考孩子是否知道腳踏車的各種零件名稱、用途,有些人會掌握地很好、有些不會,但最終都沒有任何一個人在課堂中真的試著騎騎看腳踏車。

這種情況還算好解,大部分的老師應該都會騎腳踏車,只要願意然後稍加規劃還是可以設計出實務導向的課程。但如果牽涉到一些老師甚至大部分人都不會接觸到的專業,若沒有藉由與專家合作來進行,教再多也是枉然。